对于水井坊、舍得酒业等企业如此

2019-07-06 12:56栏目:股票
TAG: 股票

  7月5日,水井坊披露2019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(草案),拟向董事长范祥福、总经理危永标等15名激励对象,进行限制性股票激励。

  相比范祥福,正式就任水井坊总经理刚满5天的危永标位列激励对象名单中,颇有“为此而来”的意味。但其背后更反映出水井坊对于“新帅”的期待与要求。

  而在近年来多家白酒上市公司发布高管激励方案的背景下,通过本次激励,水井坊也表达了在行业新常态中保持领先的决心。

  按照计划,水井坊本次将授予激励对象限制性股票总计25.6247万股,授予价格为25.56元/股。按照7月5日51.38元/股的收盘价来看,将直接为激励对象创造约662万的收益。

  要想拿到这些“真金白银”,水井坊为激励对象设置了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实施考核管理办法,以“保证公司业绩稳步提升,确保公司发展战略和经营目标的实现”。

  上述办法要求,公司业绩在对应“解锁期”不能低于A股中前10名的白酒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的110%。对于水井坊来讲,这是一个“不难”的标准,就在1个月前举办的业绩说明会上,已经明确“公司每一年的增长都要超出行业平均水平”的要求。

  然而,在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,水井坊要想实现这个目标,也并不容易。公告显示,限制性股票解锁标准为:

  水井坊对标的这10家公司分别为: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洋河股份、泸州老窖、山西汾酒、顺鑫农业、古井贡酒、口子窖、今世缘、老白干酒。10家公司2017年、2018年营收平均增速为25.19%,水井坊55.88%的平均增速远远超过此次设立的110%目标。

  2019年,水井坊设置的增长目标为20-30%,按照1.1倍目标来推算,2019年水井坊营收将“摸高”至40亿元,并将在2020年、2021年分别突破50亿和60亿。这一规模,足以让水井坊在白酒上市公司营收排名中从第12位晋身行业前8。

  5月10日,水井坊发布公告称,范祥福因个人原因于7月1日起辞去其担任的总经理职务,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,并根据提名自7月1日起聘任危永标为公司总经理。

  6月6日,在水井坊2018年年报媒体沟通会上,危永标正式亮相。范祥福在会上表示,白酒是一个高强度竞争的行业,需要不断进行战略创新,总经理需要全身心投入以及付出很长的工作时间。“这个年龄有点负担不了,我想把将这个担子交给危先生。”

  能够接过重担,对“危先生”充满期待的不只范祥福,水井坊同样对这位新帅信心十足。7月初,水井坊就相关问题回答投资者时明确表示,“危永标拥有近三十年的中国以及亚洲地区酒业和消费品市场经验,是中国酒类行业最资深的领导人之一。”

  危永标被视为营销“鬼才”,在宝洁供职期间,他的轻巧包营销策略被业界称之为“改变了中国人的洗头方式”,高峰期一年可以卖出20亿包,在内地的销售业绩8年间翻了数十倍。

  “急流勇退”进入酒行业之后,危永标又在保乐力加创造了单品3年从6万箱到70万箱的突破,成为保乐力加中国市场的首位华人老板。

  无论是创造大学生促销大队,还是大胆创新威士忌加绿茶的新喝法,业绩高涨的背后,拥有近三十年中国以及亚洲地区酒业和消费品销售经验的危永标,在营销中对创新极致推崇。“我们做市场的,有时间就会出去跑跑,”足迹遍布全国数百个城市的他,务实干练的作风显露无疑。

  有观点表示,本次限制性股票激励,水井坊同时将“老帅”范祥福和“新将”危永标纳入其中,显示了对于危永标的认可;而“限制性”增长目标的设定,则凸显了对于危永标的期待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本次限制性股票激励中,水井坊也对“关键指标负责人”设置了包括员工股权激励及战略性绩效考核等目标,如果完不成任务,同样拿不到股票激励。据其公告,范祥福和危永标或都将是“关键指标负责人”。

  “找任何一个人来掌管水井坊都是一种挑战,危永标是最好的人选。”范祥福在前述业绩说明会上的表态,无疑成为上述认可与期待的最佳注脚。

  2018年11月29日,舍得酒业公告称,将向421名董事、高管、中层管理人员以及核心人员授予限制性股票,授予价格为10.51元/股,约为当时股价的一半,激励总账面价值过亿元。

  舍得酒业为股票设置的解锁条件包括:2019年-2022年,公司净利润较2017年增长率须分别达到260%、350%、460%和600%,这也意味着公司2020年净利润将突破10亿。

  半个月之后,山西汾酒也披露其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,首次授予397名激励对象合计590万股,授予价格为当时股价的一半左右,诱惑力同样很大。

  山西汾酒对股票激励设置的条件同样不低,2019-2021年,公司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至少增长90%、120%、150%。目标达成之后,山西汾酒2021年营收规模将突破150亿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与水井坊类似,山西汾酒选择包括五粮液、洋河股份、泸州老窖等20家对标企业的A股上市公司作为对标样本,要求净资产收益率、营业收入增长率指标不低于对标企业75分位值水平。

  如果放大到管理层和员工、经销商激励,包括茅台、五粮液、洋河等企业也都有自己的激励计划或者行动。其中顺鑫农业更是10年5次为高管涨薪,洋河的管理层激励则直接触发了影响行业的“蓝色经典”现象。

  白酒上市公司频频“激励”的背后,是行业新常态下的“危局”: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,存量市场已经进入“淘汰赛”,与此同时,高举高打的市场投入方式也已经变得不可持续,消费升级、新零售等等也提出越来越多的新要求。

  华为董事长任正非曾表示,华为在“在自己的家门口遇到了国际竞争,知道了什么才是世界先进。我们是在竞争中学会了竞争的规则、学会了如何贏得竞争”,而通过强有效的激励手段,华为培养了狼性团队。

  因此,白酒上市公司开展激励的目的,不是为了分钱,更不是让某些人一夜暴富,而是从根本上为企业寻找新的势能或者增长点,对于茅台、五粮液如此,对于水井坊、舍得酒业等企业如此,对于更多的中小企业同样如此。

  在这一方面,危永标似乎对水井坊未来的发展已有了明确的经营方向。在6月的业绩说明会上,他曾透露,水井坊将在品牌、渠道和供应链三个方向重点发力,通过多元化的手段和更精细的方法走在竞争对手前面。

  对于危永标和水井坊,股权激励的考核才刚刚开始,危永标在这场考核中又将带领水井坊抵达何处,又将如何影响行业格局,都值得关注。

  股权激励方案出炉,你怎么看新目标下的水井坊?文末留言等你分享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