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创板首周造富记:个股平均涨幅140%两家公司催

2019-07-30 12:55栏目:个股
TAG: 个股

  7月22日,被视为中国版纳斯达克的科创板,首批25只股票正式开市交易。政策规定,在开市后的前五个工作日里,上市股票不设涨跌幅限制。

  开市第一天,有股票大涨520%,创造最大涨幅记录。当天收盘,有20只股票全天涨幅均在80%以上。期间,也有股票跌幅超过30%。因为涨跌幅度太大,当天共出现29次临时停牌。其中20次是因为涨幅过大,9次是因为跌幅过大。

  股价上涨带来公司市值大幅提升,大股东的身价也水涨船高。一夜暴富的故事和诞生百位亿万富豪的消息在流传,吸引着散户热情地投入到这个新兴市场的交易中。

  7月26日是科创板不设涨跌幅限制的最后一天,下周一起,涨跌幅将限制为20%。截至26日收盘,25只个股中有23只下跌。

  当天下午,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,自7月22日科创板开市以来,证监会持续对市场监测,本周科创板市场理性运行平稳健康,未来希望投资者理性参与。

  5个不设涨跌幅的工作日过去,科创板的这25家公司在大起大落中,谁持续上涨,谁跌回原形?科创板的造富能力究竟有多强?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、参与其中的机构和散户,收益如何?

  开市第一周,25只科创板新股股价较发行价平均上涨140.20%,其中18只个股较发行价翻倍;

  涨幅最大的安集科技达349.73%,但相比上市首日520%的涨幅,已经回落许多。涨幅最小的是容百科技,为67.88%;

  中国通号成为科创板第一股,市值1060亿元,是唯一一家市值超过千亿的公司。其次是澜起科技,市值809.9亿元。排第三的是中微公司,市值420.3亿元;

  身价前十的科创板富豪出炉,华兴源创的陈文源、张茜夫妇持有股份价值170.28亿元,排名首位。杭可科技的曹骥、曹政父子,以148.17亿元的身价排名第二。虹软科技的邓晖夫妇股份价值82.15亿元,排名第三。

  第一批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共有25家,规模大小不一,但市值全部都在50亿元以上。经过了5天没有束缚的赛跑,已经比较清晰地拉开了市值差距。以下是目前科创板公司的市值排名:

  以周五(7月26日)收盘价计算,中国通号成为科创板第一股,市值1060亿元,是唯一一家市值超过千亿的公司。其次是澜起科技,市值809.9亿元。排第三的是中微公司,市值420.3亿元。

  这25家公司在上市第一天,开盘股价均有大幅上涨。但到了第五个工作日,股价均有不同程度的回落,平均涨幅为140%。

  安集科技以349.73%的涨幅,排名第一,但相比上市首日520%的涨幅,已经回落许多。排在安集科技后边的是心脉医疗(215.06%)、航天宏图(210.67%)、西部超导(210.67%)。股价上涨超过100%的共有18家公司,上涨最小的是容百科技,涨幅为67.88%。

 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,大部分公司股价最大涨幅发生在上市交易第一天。除了开盘价大幅高于发行价以外,很多公司在开盘价已经很高的基础上,又继续上涨了一段空间,在当天午间到达高潮。

  如果以周五的收盘价,来对比周一的开盘价,我们会发现,这25家公司的股价涨幅会有所收窄。

  相比开盘价,股价上涨的公司有15家,另外有10家公司的股价是下跌的。股价上涨最多的是福光股份,涨幅为68.62%。股价下跌最多的是虹软科技,跌幅为31.91%。

  股价上涨,催生了一批身价数十亿,甚至上百亿的富豪。据统计,22日开盘当天,就有16家企业铸就了身价超20亿元的科创板富豪。

  按周五收盘市值和实际控制人所持股份来计算其所持市值,我们排出了身价前十的科创板富豪。

  华兴源创的陈文源、张茜夫妇,持有公司83.84%的股份,随着公司股价上涨,这部分股份目前价值170.28亿元。这对夫妻在2005年创办了华兴源创,目前是华兴源创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杭可科技的曹骥、曹政父子,以148.17亿元的身价排名第二。曹骥在1984年创办杭可仪并担任厂长,1999年,杭可仪由集体企业改制为股份合作制企业,后来发展成为杭可科技。这对父子目前持有公司71.89%的股权。

  排名第三的是虹软科技的邓晖夫妇,他们手中股份价值82.15亿元。虹软科技是一家智能手机视觉人工智能算法供应商,据悉,三星、华为、小米、OPPO的主要机型均有搭载虹软科技智能手机视觉解决方案。

  另外上榜前十的还有容百科技、光峰科技、天准科技、乐鑫科技、天宜上佳、方邦股份、新光光电等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这些人的财富,将随着公司股价的涨跌而变化。

  当然,这些财富都是账面价值。政策对新股发行的实际控制人股权减持进行了严格限制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和互联网行业的创业公司不同,科创板上市公司中,夫妻档、父子档、姐妹档合伙创业的非常普遍。他们往往共同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,并以压倒性的股权比例,掌握着对公司的控制权。

  以安集科技为例,在过去的五个交易日中,这家公司的股价最低仅有110元,最高涨到243元。这意味着,如果投资者踩对时机入手出手,将获得超过100%的回报。

  根据上交所新股首日交易信息和投资者类型统计数据,科创板上市交易第一个工作日,25只股票卖出席位前五名,全部是机构席位。而当天所有股票的价格都实现了大幅上涨,是过去五个工作日股价的相对高点。科创板第二个交易日开盘,25只股票中有24只下跌,平均跌幅14.81%。

  由于科创板对投资者有50万元资金账户和两年交易经验的门槛,导致很多资金量较小的散户无法参与科创板的早期交易环节。但是,依然有部分打新中签的个人投资者,踩对了时机,获得了投资增值的机会。

  有个人投资者在打新中签后,在上市交易的第一个工作日就选择了卖出。由于第一天股价整体大涨,有投资者在离场时取得了不错的收益。

  另外,这些科创板上市公司的保荐券商,在上市时都以价格,获得了不同数量的配售股份。从上市前五个工作日的股价表现来看,目前没有一家公司的股价低于价格,所有保荐券商都获得了投资收益。

  由于前五个交易日不设股价涨跌幅限制,大部分上市的科创板股票都实现了股价大幅上涨,能在上市前参与投资的机构,也将从股价上涨中获益。

  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夏立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首批科创板公司上市后总体表现平稳,首日虽波动较大,部分公司估值水平显著超出市场预期,但随后波动减小,经过交易博弈,未来是价格逐步回归价值的过程。

  他认为,科创板经已经有了良好开端,一定能够健康前行。宽进严出是注册制应有之义,也是资本市场资源优化配置的必然要求。

  下周,将有两只科创板新股在7月29日开始申购,分别是晶晨股份和柏楚电子。相关专家提醒普通投资者,随着未来科创板改革的深化以及上市股票数量的增多,新股不排除会逐渐出现破发的现象,个股价值分化也会加剧。